关于我们 隐私政策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生活在发生

 
 
 
 
 
         海啊帮我讨掏一下耳朵啊。海帮我把鞋子刷了。海洗澡的时候给我擦擦背。海是我的大学同学,北京人士,是我们班的班长。他总是抱怨和我在一起真是累啊,都能折寿。而且这样的事发生在他和我确立关系之后变的越来越平常。
  海是个坚强的男子,有点象咚大为似的,脸型硬朗。我们被分在同一个宿舍,刚见他的时候他就傻傻的笑,我看的一脸恐惧,我对北方人印象不好,有懒散的偏见。象一般上海人一样对北京的文化觉得不值得一提,认为都是有乡土气的。然后通常对他非常冷落,冷言少语。他睡我上铺,这个拥挤的宿舍挤进六个男生让我非常不适。然而生活总是在强奸我的各种意志。直至我顺从为止。感谢上苍的一切都是痛苦并快乐的。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喜欢上海这个满口京腔的男人,我是个好色之人。喜欢帅哥,在这个欲望世界里,我总是适应的生存,有些令人吃惊的看着《致富之路》、炒股方面的书,在长期熊市的时候积攒些经验,等待中国法制完善后可以发力,完成自己变成新一代的杨百万的梦想。
  他是个嘴里总是政治文学经济,什么都是老长一堆的胡坎,我说你怎么把自己弄得和个北京出租车司机似的。他就笑,我早觉得他和我同类,然后就很轻松的查了他的浏览记录。过不其然,我想我是此道高人,他顶多是个菜鸟,还天天和我砍黑客。呸。我也不占他便宜,直接告诉他我也是。然后他有点尴尬,好象想说什么。又没说。然后三天没和我说话。第四天把我叫出去说,我做你BF吧。我说:“我没说我零啊,你那么主动干什么。”他很夸张的眼神。然后我很淡然的说了一句,先处着吧。
  他好象成功者的身份说,就是,我丫也长的也不赖啊。我转身就吐,暗自心想有你苦日子在后面。然后出了很多奇怪的念头。我怎么和一个老女人骗到男人般的心态似的。
            在接下来的一天,他让我坐在他旁边和所有的网友像开欢庆会的告别单身生活。那些网友象给他找到婆家似的。各个都流着泪说,终于嫁出去了。他倒也不脸红,一一答复呸,是找了一老婆。我想他是把人家折腾的够惨的。我翻弄着一些杂志,懒得和他再去争辩,然后他暧昧的表情吓了我一跳。他笑起来蛮好看的,眼睛里流出淡淡的温情,穿天蓝色的风衣时,可以迷倒一堆白痴女生。
  我想当时我们班选班长那些八卦女生肯定是看上他了,一一献媚。我比他少了两票,做了团支书。到现在我还耿耿于怀,不过担任副职也是件好事,什么事都可以推给他,他也向来是礼让在先,不然我就拿首都人民出来说事。他最怕我提这个。
  他是个摇滚爱好者,我想起舒琪在《北京的乐与路》上说的话,自杀的方法有一百种,其中有一种是爱上唱摇滚的,保证又痛又快。我对那种嘈杂的表达方式有很大的偏见。每当他拿着耳脉放到我的耳边,我总又被谋杀的恐惧感,在他要叫醒我早上跑操的时候,这总是格外管用的方式。本来他是长期给我签到的,但大概是发现我越来越懒,内心有点不平衡,  说你这种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怎么让我碰上了。然后会自嘲的说,也是天生享福的命啊。通常这个时候我会很乖巧的靠着他,问两个无谓的问题,你说“我们俩在一起,谁是老公啊?”然后他窃喜,一切就OK了,男人其实就是件很好解决的动物。
    然而最让人痛苦的事,他还会很白痴的象个民工似的唱黑豹的“人潮人海中,有你有我。”我听了总是很想自杀。我想男人总是需要点爱好的,不然一直粘在一起会疯掉,但他的爱好太让我压抑了。你集邮啊;收集火柴盒啊;爬山只要别叫上我,我也不反对。我最好你收集MAN  BOX我还可以省很多钱呢。然而他自己不看,还不准我看,另外很肉麻的说。你要看,看我好了,想看那看那,看他们我会嫉妒的。靠,你当你是你是余文乐啊。
    一到晚上他就赖在我床上,我说你让别人怎么想,他说,别人都说你是我老婆啊!滚上去,看我动怒,他总是很无辜的和孩子似的,嘴里还喃喃的。然后到了上铺发个短信过来,说老婆明天要早起哦。我说我迟早被你叫成母的了。我可是男人啊!




 
 


摘自: Mollis上海同志-www.mollisclub.org——小说频道 作者:时海 
>>上篇文章:对不起,没有相应的文章了
◎下篇文章:成人礼

 


 

 

© Copyright 2000-2018 Mollis上海同志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