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隐私政策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成人礼

 
 
 
 
 
         你是谁?
        她抬起头,看他,不知所措。她似乎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她似乎不知道她是谁?
        她看着他,一脸迷茫。一直迷茫。
        眼神。鼻子。嘴唇。下巴。胸口。手指。双脚。脚趾。全都是迷茫的。失去了它们应该存在和拥有的方式。这些方式,已经消退。不得所知。
        此时,在这里,这样的夜晚,她只能看着他。哭泣。
        嘴角抽动。
        她是谁?
        ……
        
        “那个谁,穿蓝衣服的那个男生,快点,该你跳了。”
        “我?”男孩指了指自己问。
        “是的,就是你。”老师一边看着点名册一边催促着他。
        男孩看了看周围。有些不太情愿的挪动着步子。一点一点的向前移。他的鞋子有点旧,黑色的,磨脱了边,沾满了灰尘。
        一个球滚过来,滑过他的鞋子。男孩微微一颤。他停了下来。停止了移动。
        阳光很浓,让他有点睁不开眼。眼睛。他的眼睛很大。渗出一点点蓝色,在外层,包围着深霾的黑色。阳光刻进去了一些,泛起一蒙水,水进入蓝色里,接着溶化成了黑色。黑色越来越重。满溢了出来,在阳光下阳光里,一片透明的蓝。
        “你有没有听见,叫你呢,快点过来。”
        男孩又走了几步。停止。闭上眼睛继续走。
        他站在老师身边,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他看着点名册,查自己的名字。
        “你叫……于童,学号31?”
        男孩点了点头。
        “那好,我们现在就开始,你去站在那条线上,准备好了再跳,记住双脚要分开一点,自然弯曲,摆臂要……”
        男孩双脚一蹬。1米25。
        “不行不行,你再跳一次,这种成绩是不合格的,准备工作要做好,尽量让自己跳的高一点。”
        他蹲下身把鞋带绑紧,摸了摸脱边的地方。拍拍尘土。
        一蹬。1米35。
        老师摇了摇头,示意他还可以再来。
        男孩吞了吞口水,低下了头,再次看着自己的鞋,一会又抬起了一点,稍稍侧了侧身子,他望着老师的胸口,他胸口上的漂亮的黄色哨子。眼神却没有定格在那,擦过了下巴,嘴唇,鼻子,眼睛。眼神浮在眼睛上。
        “于童,你看着我干什么,赶快跳,最后一次了,好好把握。”
        他点点头,转过身子,猛的一跳。
        半空中,风从他耳边经过。凝固为身后以及现实的风景。
        呼的一瞬间。整个世界将他遗忘……
        或许。
        他将整个世界遗忘。
        落地。男孩睁开了眼睛。脚下划了一道道白粉笔线的水泥地成了一条干燥的小马路。
        一辆拖拉机经过,冒着浓浓的黑烟,随着隆隆的响声渐渐扩散到马路两边金黄色的稻田里。它从兰溪湾来,穿过一大片茂密的树林,一条长长的山洞,一溜小溪,经过男孩,朝前面开去。
        男孩看着它消失,继续行走。
        阳光犹如暴风急雨,带来了一种仓促的生命。鲜活的虽死犹存。
        阳光下的马路,稻田,男孩,还有远处的树林都在为仓促感到羞耻。他们连成了一个中心,在围着中心转动,却又是放任不拘的,阳光一下子就起了反应,开始软化,散发着悠闲的气息。
        有一天有个人说,阳光疯了,他才是真正的疯了。
        他们在这里。一直都是存在着的。
        “不行,这个成绩是通过不了的。体育这30分无论如何你,还有你们班的同学都要拿下来。”
        “老师……我……”
        “老师……我,对不起。”
        “现在说对不起也没用,从下个星期开始,我陪你训练,别失掉信心。我知道,我也相信你可以的。有什么意见吗?”
        “没……没有。”男孩直摇头,嘻嘻的笑。
        “那好,下星期一下午一放学就到操场来。说定了。”
        男孩赶紧把摇头改成点头。真实的喜悦。
        “那去自由活动吧。”
        他坐在地上,坐在标着2米的白线上,看着老师远去,走进一间办公室。
        在他的身后传来推土机的声音。打闹的声音。呐喊的声音。说笑的声音。阳光的声音还有……溪流的声音。
        溪流的声音。
        男孩脱下了鞋袜,跳进小溪里,慢慢在冰凉的溪水中行走。石头有些滑,走的摇摇晃晃。水就在这摇摇晃晃中亲吻着他的小脚丫,水是美的,当它爱抚着某一个人时,这个人也是美的。它看的事物是美的。美丽涓涓。
        黄昏时分,他到了兰溪湾,他的家。
        家里没有人,一片寂静。
        夜里开始下雨。
        雨中掺杂着许多催眠的物质。男孩在沉睡。他不知道在入睡之前要做什么,说什么。
        四个小时。
        他走在一条冰冷的铁轨上,铁轨向漫漫天际延伸,6月的风潮在他的周围为了证明它将在他的生命里负载一段经历而狂燥。这样的黑夜是魔幻的。她拉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一大把的阳光。阳光在你的面前。飞旋。
        后四个小时。
        你醒来。
        他揉着眼睛盘坐在床上看窗外的雨。
        一会,睡去。
        雨在黎明来临前消逝。
        大街上到处是雨下过的痕迹。整个小镇为了纯洁而显得肮脏。男孩走在肮脏的人群里。踩着别人踩过的脚步,拉着别人的影子,一脚一脚踏进水洼里。
        阳光若隐若现。
        有缘人若隐若现。
        他们似乎知道彼此,似乎知道那一段距离,似乎知道相遇。
        似乎……他们什么也不知道。男孩什么也不知道。
        若隐若现。扑朔迷离。
        他放弃了坐车,改为行走。
        穿过树林。山洞。小溪。穿过喧嚣。
        ……
        “你是谁?”
        女孩听见了,抬头看他。眼神疼痛。
        “你是谁?”
        ……
        他们拥抱。
        ……
        星期一下午。
        放学的铃声一响。男孩就迫不及待的收拾好书包,锁上抽屉,朝操场跑去。
        老师站在那里,站在夕阳下。穿着白T恤蓝色的运动裤。
        这个画面被拍了下来。
        这个画面。老师的手,他沉默的脸。凛冽的嘴唇。温暖的笑意。全是一种等待。等待着这个画面被记住。被保留。它们给男孩造成了一个单纯的错觉。以为这些等待是确实存在着的,并没有埋没的一天。几秒种也不会,就犹如永垂不朽一般。
        他在操场的一角停住。他清楚自己能够找到他。
        可他不知道这是否就是ENCOUNTER。
        “先休息一下,随便动动腿和手,然后你绕操场跑五圈。有没有问题。”老师拍着男孩的肩膀说。
        “没……没有。”男孩有些紧张。
        “别紧张,放松一点。我给你计时间,先运动一下,好了,就站在那起跑线上。”
        不远处有一大群人在打篮球。是高中部的学生。男孩看着他们做压腿的动作。老师站在一边也看着他们。
        视线都聚集在那一点上。不知不觉中。对方都处在了自己的盲区。
        他们终究遗忘。就如跳远在半空中的遗忘。
        “老师……可以开始了。”男孩已经站到了起跑线上。
        “好。预备……跑!”
        夜晚。
        男孩回家。他看见了她。
        女孩窝在墙与墙接连的角落里,蜷缩成一团,露出似猫般明亮的眼睛。他停下脚步,他转过身子正面对着她,原本包括疼痛欲望这些之内的感觉是没有的。但这个面对把他们全部都激发了出来。猛的倾注到他的身体里。他的看见就不那么简单了。要么什么都不是,要么什么都是。
        他看见她在月光中的手。
        他走过去对她说,“你是谁?”
        男孩对女孩说,“你是谁?”
        她慢慢的抬起头,她在哭泣。极度憔悴。憔悴的似乎在沉睡或死亡。
        她的手抓住自己另一只手臂,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
        男孩蹲下来抱住她的手,他肯定他爱上了她的手。
        她的手仿佛染上了疾病。
        他抱住她,他带着她回家。
        俩个人都未经过世事的渲染般,相爱,回家。
        女孩是哑巴,是耳朵不聋的哑巴。语言在她的眼里这么的宝贵又这么的无耻。于是她的眼睛她的手掌握着一切的中心,她用她的身体看着男孩,她要他们彼此相爱。
        他们不能不相爱。
        ……
        “今天我们就练习到这里,你进步很大,”老师看着他笑“老师请你吃冰淇淋。”
        “恩!”男孩用力的点头,呵呵的傻笑。
        “你想要什么口味的,我想想,我要香草……”
        “香草,我要香草的。”
        “好,我去买,你在这等着。”
        操场上的阳光淡淡的,很温暖。温柔的是男孩的眼神。眼神中的蓝色和黑色巧妙的融合揉捏在一起像某种气味,清晨的气味。气味飘来又奇异的结成颜色。这些的循环都是温暖的,似乎都是在夕阳或朝阳里进行着。
        阳光的玫瑰色很美。
        女孩的嘴唇也是玫瑰色。她的嘴唇至始至终都是亲吻和安慰用的。
        “快吃啊,我特意给你买的,这种味道叫香草,好吃吗?”男孩把冰淇淋递给女孩。女孩很惊讶的看了看,又看了看男孩,她有些迷惘,但还是忍不住一口咬下去,淡黄色的稠液从她嘴角留出,男孩用袖口帮她擦。
        “好吃吗?”
        女孩用力的点头,呵呵的傻笑。
        “明天我再给你买,我每天都给你买。”
        男孩轻轻的抚摸女孩的头。
        老师轻轻抚摸男孩的头,说,“正式考试得满分了,老师再奖励你一个香草冰淇淋。呵呵。慢点吃,好吃吗?”
        男孩笑。
        他们坐在台阶上,夕阳西下,操场一片空旷,打篮球的人早走了,只留下篮球敲击地面的回音,久久不散。
        与此同时,女孩正在等待,她趴在窗台上,头发很黑,脸色苍白,她并不知道男孩会给她吃冰淇淋。并不知道男孩也在看着她。注意她的眼神,动作和渴望。
        女孩把最后一点脆皮在眼前晃了晃,放在手心里,然后盖上另一只手,磨蹭。打开的时候已经是粉末了。土黄色的粉末。女孩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把粉末扫进自己的嘴里,细细咀嚼。
        她睡着了。
        男孩坐在一边看着她。他完全没有睡眠的意思。
        他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想让她在睡梦中感受自己的心跳。
        她将一睡不起。
        男孩与她说话,他说他终究会为了某人而死。他说她的手上有香草的气味这让他很难受,还有她已经奄奄一息的眼睛。这些都是致命的。也许他愿意承受。
        女孩翻了个身子,月光在她身上荧荧发亮。
        蔓延到男孩的身上,以及他另一只手握着的黄色的哨子。
        黄色的哨子在老师的胸前。
        这天下雨,他们停止了练习。
        老师用自行车载男孩回家。
        两个人躲在同一件蓝色的雨衣里,他紧紧的抱住他的腰,闭着眼睛。
        ……
        ……
        满目阳光。
        他拥抱着他,他拥抱着她。
        他的手通过女孩的身体拥抱着这个男人。无比暧昧和扭曲的柔情。
        可惜什么都没有遇见,身边空无一物。
        男孩要哭。
        男孩把糖塞进女孩的嘴里。柠檬口味的,有一点酸。
        糖连同他的手在女孩的嘴里慢慢融化,酸沾在手指上。他的手指一直依附在她的舌头上。一直。
        “我的口袋里有一大把糖,自己拿。”老师边骑车边说。
        男孩拿了一颗剥开糖纸放进嘴巴里。酸。他不禁皱紧了眉头。
        “呵呵,有点酸吧。喜欢就全拿去。”
        穿过了小树林。
        雨停了。
        他们也在小马路边停住。
        老师把雨衣抖了抖,塞进袋子里。坐在一边休息。
        “你每天都是走这么长的路?”他表现的很不可思议。
        男孩点点头。
        “呵呵,那我还训练你做什么,你的锻炼真够多了,这么远……”
        “不,……我喜欢训练,一直都喜欢。”
        老师怔了一下。笑。这孩子。
        “你见过大海吗?那种深蓝色的宽广的大海吗?”
        男孩摇摇头。
        老师笑着继续说,“那是很早年前,我也还是个学生,大学。暑假的时候我用半个学期打工来的钱去了一趟海南的三亚。天气非常的炎热,但我还是很高兴,因为我见到了我一直想见到的大海。它是这么的美这么的蓝这么的大。简直……简直就是一场澎湃的舞蹈。我依然记得。它在我面前翻涌,平静……真美。”
        “大海……”男孩轻念。
        大海上飞着一大群的海鸟。撕叫。与大海的声音渐渐粘在一起,旋转。潮水滚滚而来,不断的拍打着洁白的沙滩,犹如一次次的重生。它来自与过去,过去的一些象征的东西,它沸腾在天空里,一滴一滴落在地球的凹陷处,满满会聚,一层加一层的深蓝。因为它们是蓝色的,它们不甘于这种颜色,于是汹涌,不知疲倦,一直愤怒。哭泣。为这些可怕疯狂的力量一直步入懵懂中,但它们改变不了这些。它们唯一的深蓝。唯一的。
        海滩上出现了一名女子。静静的行走。赤足。
        ……
        “我们走吧,时候不早了。”老师站起来说。
        “好。”
        ……
        “你见过大海吗?就是那种很蓝很蓝的大海。”男孩问女孩“见过吗?”
        女孩没有理他,埋头吃冰淇淋。
        “大海是一场舞蹈,我想知道是怎么样的舞蹈?我们一起去看,好吗?我们一起去看大海,看它的舞蹈。”
        女孩抬头,亮着大大的眼睛。
        “好吗?去看海。”
        她点头,很开心的笑,把冰淇淋全塞进嘴里,走过去抱他。
        男孩开始吻她。吻她的额头,眼睛,睫毛,嘴唇,手指。他想要从这些器官当中找到那些与他记忆吻合的物质,他吻着她,就像吻着老师一样。
        至少男孩这么认为。
        多么可怕。
        他吻着她,就像吻着老师一样。
        男孩通过这样的亲吻寻找现实中无法亵渎的渴望。像死亡。
        眼泪泛滥。
        夜晚。他们抱在一起,沉睡。
        他们的睡脸一模一样,都是安静中免不了有些小挣扎。非常可爱。
        一大把糖洒在他们的周围,他们的身上。
        阳光出来的时候。他再次吻着她哭泣。
        老师在操场上晨跑。绕着黑色的跑道。一圈一圈。穿着一身的白。模糊在越来越强烈的阳光中。失去了踪影。
        风在他的脚下。枯萎。流进泥土里。
        他突然想起了往事,和那个男孩谈起的大海。那些大海就是他唯一的记忆。他的往事。那些眼神面目全非。难以忍受。
        记忆在奔跑中清晰。一点一点让他痛苦万分。
        “我爱你,我不能相信我爱你……”
        “如果我跳进海里,我必定死,如果我们一同跳进大海,我们可以变成人鱼。我听他们说的。我很相信。跳吗。和我一起?”
        “……”
        ……
        “我们一起。我要我们在一起。”
        ……
        操场上空无一人。
        操场上学生,老师来来往往。
        女孩抓起床上的糖,一颗一颗的放进嘴里,闭着眼睛。她试图去尝试这么绝望的酸。她做到了,但她如何也体会不到。
        她体会不到的。是的。永远。
        阳光每一刻都在变化。新旧交替。在不同的时空完成对人们的溺爱和忏悔。
        阳光在马路上。很均匀的弥漫延伸到两边的麦田,还有渐渐失去依靠的树木。他们不知道秋天就要到了。
        可炎热依然未减。它犹如伤口,一紧一紧的跳动。成了男孩身上不断冒出的汗。
        他绕着跑道,一圈又一圈。
        他看着他。他突然感觉这个男孩就是自己,他在忍受着某一种莫名的负累,和他忍受记忆是一样的。
        老师走了几步。走进了跑道,等到男孩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他伸出手拉住了他。他们一同奔跑。
        ……
        “等等……老师送你回家。这么晚了。”
        男孩停住。笑。
        他带女孩去郊外。带她去看一条小河。
        时间是一双多么残忍的手。
        他们坐在河边。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男孩说。
        女孩点点头。一脸期待。
        老师和男孩在前天同样的地方停住。他们突然想说点什么,想告诉点对方什么。他看着他。男孩仰着脸看他。太多的无奈了。
        阳光已经消失了。整个天地都陷入了黄昏和夜晚交替时候的混沌。
        “你饿了吗?我这有一块面包。”
        “没有。”
        他们沉默。但还是要说话。不能不说话。
        “我给你讲个我小时候的故事吧,”老师抬头嬉笑着说,“好象是我9岁的时候,我有一大帮朋友,然后我们每天在傍晚的时候都会去小河边垒沙雕。呵呵。那时候的沙不像现在的,非常的细腻,很软,垒出来的碉堡也很逼真。有一天,我们玩到很晚,肚子开始饿了,但我们都不想回家。于是就想办法去河对岸偷甘蔗……”
        “……等我们要回来的时候,想不到竟然被人家发现了,我们撒腿就跑,那个人,好象是个老头也就来追……后来你猜我用什么办法逃跑的?”男孩问女孩,他呵呵的笑。
        老师看着男孩。说:“想知道吗?”
        “其实很简单,我猛的跳进河水里,然后一边游一边跑……呵呵。”
        ……
        女孩轻轻的笑,她的笑声很古怪,但我们都能明白那是很单纯的。她站起来,走过去,把脚放进水里。
        阳光打上潺潺流水上,一片晶莹,把女孩的双脚细细割开又同时拼贴在一起。和着水,阳光流动,一晃一晃。
        河水中有着大海的记忆。
        他没什么不同,他还在为了无望哭泣。
        男孩在这个晚上与女孩做爱。他们用他们并未成熟的身体彼此结合。一切都可以是这么的不自知,这样的懵懂。疼痛的像阳光照在裸露的剥了皮的肌肉上。他进入她身体的时候。一段血液停止了,一段新的血液替换了上来,很难受。
        女孩发出缨缨的怪声。伴着每一次的深入。
        男孩抱住她,长时间的哭泣。
        他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甚至不知道他已经迷失了。
        他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可他还愿意回去吗?
        清晨。老师还在操场上跑步。男孩站在一角远远的望着他。手里多了一根烟。
        烟灰飘落。烟头落地。
        男孩走过去,在老师的前面,看着他。
        男孩的眼神很坚定。他的手很苍白。手指上还散发了烟香。
        他们对视着。
        他们好象说过什么。
        夜晚。
        女孩走了。她消失了,不知所踪。
        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是的。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窗台上有一颗糖。
        男孩说,他对着老师说:“吻我!请你吻我”
        那时,也许,不知不觉中阳光一下子壮大。仿佛消失。
        




 
 


摘自: Mollis上海同志-www.mollisclub.org——小说频道 作者:德修拉的猫 

◎上篇文章:生活在发生
◎下篇文章:回首又见他[高中版]

 


 

 

© Copyright 2000-2018 Mollis上海同志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