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隐私政策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销魂浮生夜ⅩⅢ——孤芳自赏

 
 
 
 
 
         时钟走完了一圈的路程,准确地指在了Ⅻ的位置上。然而,时间却并未因此停止脚步。
  正如自己原以为“12”会成为自己与浮生最后的交汇,可命运的安排依然让我阴差阳错地向前迈进了一格。于是,生命里程中一个小小的插曲就因为偶然而被改写了。而且,原本是指望最后体验一番曾经代表着一个时代辉煌的喧嚣,但相反竟让我在应该是最热闹的时候看到了最没落的场景。
  外面的舞池,原本只是堆放着桌椅的巨大储物库。正由于它的巨大,使得所有者无法去揣度究竟该怎么样利用。而里面那个远远不及外室那么令人心旷神怡的环境,却在最初时成了一群特别玩家的开心乐园。
  一世不容二佛。
  不由得想起佛家的这一表述。也许这是释伽牟尼在创立佛教时为了他人对于自己的信仰而提出的论调吧,但是客观上这恰恰成了一种尚未令那些整日沉迷于争辩中以期求得进展的哲学泰斗们弄清原委的规律——同一类事物往往无法在同一个时空中和谐地并存。掌握着这个规律的经营者就在里面的场地已渐渐开始衰败之际将外场包给了他们的同行。于是,整个空间内的嚣叫依然如故,只是那个拥有着特权的范围即将不复存在了。
  熟悉的朋友一见如故地叫着自己的名字,可冷清的舞池已无法再勾起自己往日一进门就能感受到的激情,只是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静静地观察着周围稀少的人群。临近十一点,原本在这个时候里面可能连站的位置都不会找得到的。
  终于,池内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人。音乐中播放出人声鼎沸的效果,似乎是为了稍稍掩盖萧条的现实。有人不禁因此而发出几声嗤笑:“偏要跑到这种烂地方来,白白在这里浪费时间、浪费钱!”
  一旁的爱人沉默无语,也没有其他任何人去接这个话碴,因为事实已经无可辩驳地为他作了证明。在这个时候,也许没有人会想到几个月以前如果有人说出这样的话很可能就会遭受群起而攻之的待遇。
  那个小男生仍旧在台上独自疯狂着,像是除了舞曲的伴奏和他所舞动的这块场地以外,周围的一切早已与其隔绝开来了。很多人为此投去了异样的关注,我也颇感诧异地凑到近前默默地注视着。说实话,他的舞姿并不特别,甚至可以说是很普通。但是他并不在乎这一点,仿佛一切的行为只是为了渲泄那份属于自己的激荡。
  弱小的身材不断地随着音乐的起伏改变着步伐,我不由对其发出了一丝钦佩的感叹。正是因为这种孤芳自赏的放纵,才让他获得拥有整个舞台和观众的殊荣,这难道不能说是一种可贵的收获吗?在寻常拥挤不堪的舞池,又有谁会注意某一个人的那些不经意举动呢?
  低头审视了一下自己,在尚存最后一点优厚的环境中,却宁愿挤入随大流的边缘听任飘泊,目的只是为了回避鹤立鸡群的孤独,结果白白放弃了原本能够让自己得以成长与历练的机会。
  又想起了那些远没有如此优越条件可又必须面对力挽狂澜时的汹涌而独自站在舞台上展现着自己身姿的人们。过去的我常常以哗众取宠和狂傲自负等贬义词汇来形容他们,直到现在才发觉,其实真正孤傲地冷眼相望的,恰恰是自己。回首如今所拥有的一切,真觉得没有任何可以炫耀的资本,因为那些人在有意无意地拼搏中不断地学习着如何去懂得生活,而自己则处在被舒适的物质与精神包围的时空中渐渐地被生活所没落了……
  或许,孤芳自赏不仅仅只是一个态度,更重要的是一种推动自己前进的动力吧。可能过去自己对于这个词的理解,真的是太浅薄了。
沉重的货梯门“嘭”地一声关上,也隔绝了外面最后一丝狂燥的气息。这次的结束会是永久的别离吗?我不清楚。人生永远都会有无法确定的意外,不知道哪一天一个巧合、一个机遇会再次重逢。而我唯一所能做的,只能是不断地增加历练,以努力去适应这个千变万化的生活吧……



 
 


摘自: Mollis上海同志-www.mollisclub.org——遭遇激情 作者: 蓝色水晶 

◎上篇文章:虚拟日记五——头发·伤疤·药
◎下篇文章:《两个人的天空》之六只眼睛过生活

 


 

 

© Copyright 2000-2018 Mollis上海同志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