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隐私政策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两个人的天空》之六只眼睛过生活

 
 
 
 
 
         摘下眼镜的他很帅,  清秀的脸庞散发着迷人的青春,突然觉得他长的很象KEANU  REEVES。他笑着说,他以前的BF  也是这么说的。
    一起在厨房煮了晚饭,烧着意大利面,  却切出了上海朋友寄来的鸭胗肝,  还添了些纯正的镇江香醋。好一个欧亚组合。
    他在2001年去过上海,  呆了才一个星期,之前在东京住过一年,  一个来自匈牙利家庭却生在瑞典的大男孩。他说,  他喜欢上海,  他想念上海,  想和我一起再回去一次。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吃过饭,  本来要去看‘Matrix’第三集的,  但大家都有点懒懒的,  于是,躺在了床上,  脱的光光的砖进了暖暖的被窝。
    就那样躺着,  搂着,静静的放着Chant,  答应要帮我剃头的他,  此时,沉沉的睡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靠着他,  很近很近,  感受着他的呼吸,和他身上淡淡的ISSEY  MIYAKE的香水味。记得是我建议他用的这个牌子,  从此,每次见到他,  都能感受到那份熟悉和亲切。
    他微微睁开了眼睛,定定的看着我。突然来了句:"  You  are  cute"
    我笑了笑,  说了声“傻瓜”。他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说是一句很暧昧的话,  他就一连说了八个“沙锅”害得我笑的坐了起来。他不解的看着我,  说:“原来中国人暧昧的时候还要大笑的哦?”我被他弄的挺茫然的。
    最近他忙着他的学习,我忙着我的学习,  大家见面的机会真的不多,  就算见了,  还要考虑第二天的课程,而必须提早休息。说穿了,他这个学理工的和我这个学文科的在很多方面有着逻辑上的差异,  但往往我们都会找到一个共同的答案,  按照他的话来说,  这是“Good  combination”
    他拉着我的手,慢慢的走在起着雾的街上,他的手很暖,  紧紧的紧紧的握着,这似乎让我暂时忘却了寒冷。
    我施了个小把戏,使他拉下了一班地铁,我坏坏的笑着说对不起,他气鼓鼓的看着我,  不说话,  我急了,好声好气的和他赔礼道歉,他突然迎了上来,  温热的嘴唇贴住了我的唇,我有些吃惊,但还是很深的吻了他。月台上,来来往往的人们,似乎没有注意到我们这两个人的举动,依然是那副表情。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可以肆无忌惮的拉着他的手,在地铁的车厢里亲吻。也许这是我喜欢这里的理由之一吧。

11月8日    00.33



 
 


摘自: Mollis上海同志-www.mollisclub.org——遭遇激情 作者: 楚一 

◎上篇文章:销魂浮生夜ⅩⅢ——孤芳自赏
◎下篇文章:三天三夜

 


 

 

© Copyright 2000-2018 Mollis上海同志 . All Rights Reserved.